撸个猫养个蛙,中国就进入低欲望社会了?


当大城市的年轻人在饭桌上的话题不是创业就是如何赚钱时,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靠一款游戏或某种亚文化的流行,来断定中国已进入低欲望社会。


全文1791字,阅读约需3.5分钟

 ▲《旅かえる》截图


“朋友圈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。手游旅行青蛙彻底火了。


这是一款弱社交游戏,或者说佛系游戏。玩家只需准时为蛙儿子备好干粮,静待它出门旅游、归家吃饭睡觉就好了。但玩家与青蛙的关系,也仅限于静静地看着,蛙儿子与爹妈全程没有任何互动。



为什么一只蛙对爹妈不理不睬,后者却对其投以巨大的热情与关心,难道这就是爱?


有人说,这是中国年轻人进入低欲望社会的表征。他们对现实生活、工作已经没有激情,转而从虚拟游戏里寻求安慰。一只无欲无求、随缘旅行的蛙,正是他们自己。



养蛙是有当“老母亲”的潜在愿望?动画揭“旅行青蛙”为啥爆红。新京报动新闻出品(ID:xjbdxw)


为这个结论提供论据的,还有吸猫潮。大城市里,一个可以看到的现象是,养猫者日众。“仿佛没那么久以前,微博的猫狗还算势均力敌,再一眨眼,这天下已姓猫了,家家吸猫,人人云养,狗的江山,亡了。”这句话在微博上被反复转载,以此证明这是一个全民养猫的盛世。


旅行青蛙来自日本,“吸猫族”最初也来自日本,而日本已进入低欲望社会。但我们是否也可以从旅行青蛙与吸猫的流行,来断定中国同样进入了低欲望社会?



低欲望社会是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其著作《低欲望社会》里提出的概念。所谓低欲望社会,就是指作为社会主体的新世代不愿再背负风险和债务,丧失物欲、成功欲、结婚欲、生子欲、甚至是性欲,远离时尚、远离名牌、远离买车、远离喝酒、甚至是远离恋爱。



▲大前研一著作《低欲望社会》


在大前研一看来,低欲望社会的诸多指标中,生子欲是重要考量因素。日本的少子化,正是低欲望社会的重要表征。


去年年底,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,2017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将仅为94.1万人,创下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,连续两年跌破100万大关。


与此同时,日本去年死亡人数估算为134.4万人,比上年增加3.6万人。这意味着,日本2017年人口将自然减少40.3万人。而实际上,日本人口负增长从2015年就开始了。


与低生育率相连的是消费萎靡。不结婚、不生育,日本年轻人对房车需求下降;而新生人口的减少,也自然会减少消费规模。据央视财经报道显示,在东京,85%的年轻人结婚时租房子结婚,只有5%的年轻人买汽车,这种对消费的低欲望,使得银座的奢侈品变得毫无价值。


这是典型的低欲望社会症候。但以类似指标与现实图景来断定,中国已进入“低欲望社会”,未免不确。


从人口来看,中国确实出现了老龄少子化现象,这固然与经济高速发展、民众生活水平提高有关,但更多是三十年来计划生育的结果。而且,随着二孩政策的到来,一些城市公职人员的二孩生育欲望再次被激活。


从消费来看,消费始终是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6.6万亿元,比2016年净增3.4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2%。这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连续第14年实现两位数增长,最终消费继续发挥着拉动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。


日本国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率跟中国相比,显然不可同日而语。这背后是中国人蒸腾的消费欲望。


其实,科学地讲,我们很难从一款可能短暂流行的手游与某种亚文化来判断,中国已进入低欲望社会。因为作为个案的它们,可能只是代表了社会的某个切面,而无法为整个社会代言。


▲游戏《恋与制作人》游戏截图


佛系的旅行青蛙固然受到追捧,但与此同时,一款氪金的游戏《恋与制作人》也风靡于“中年少女”群体。


这是一款“专为女性打造的全新超现实恋爱经营手游”,女生们如果想和二次元里的四个男生约会,充值是唯一的途径。这种充值的方式,就是氪金。有人为了这款养成系游戏,甚至砸出去几十万人民币。


同样是以女性玩家为主的游戏,如果你从旅行青蛙里看到的是“低欲望”,《恋与制作人》里显然就发出了清脆的金币声。


游戏毕竟只是游戏,一个发育成熟的游戏市场,不同群体总有符合自己口味的那一款;旅行青蛙在中国的流行,也不排除当人们玩腻了强社交游戏时,想换种其他的游戏调试胃口。而当人们在现实中身心疲累之时,借一只无欲无求的青蛙,也能达成一时的宁静。只是,当想起高昂的房价、稀缺的晋升机会时,他们又会义无反顾地投入生活的洪流中。


当大城市的年轻人在饭桌上的话题不是创业就是如何赚钱时,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靠一款游戏或某种亚文化的流行,来断定中国已进入低欲望社会。


今天一则题为《90后女生杠杆买房“套路” 30万定金撬数千万房产》的新闻,在佛系青年们撸着猫、养着青蛙的时候,这位90后上海女孩黄潇潇(化名)费尽心思、设计套路,试图用几十万的现金,赚几千万的钱,欲望倒是强的很。


受欲望驱使去设计别人当然不对,但现在就大呼小叫“中国进入了低欲望社会”,也是有点夸张。


文/王言虎


值班编辑  一鸣 


推荐阅读:

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之死

央视女主播在中纪委的特殊身份

“和TA一起睡重返20岁”,“床位共享”小程序疑涉黄



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“新京报评论”

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

欢迎朋友圈分享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