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身男2天不上班,电话不接微信不回!经理踹开房门,结果谁也没猜到


浙江杭州临平有一家超市,开在东湖北路和超峰东路路口,超市有个年轻员工,姓罗,20岁,贵州人,已经连续三天没来上班了。


小罗工作的超市。记者 罗传达 摄


“他电话不接微信不回,事先也没有请假!”超市36岁的马经理急得很。


“小伙子外地人,一个人在这边,工作蛮优秀的。”马经理说,“一般他休息会跟我请假。第一天(12月15日)联系不上,第二天联系不上,第三天也联系不上……”


马经理知道,小罗就住在超市附近的红丰村,房子是3个月前他托熟人帮小罗介绍租下来的。于是,他便去小罗家蹲守、敲门,每天去七八次,但每次都没有蹲到人,敲门也没有反应。


第三天,上周日(17日)中午,联系上小罗的姐姐,姐姐又联系上爸妈,都说没有小罗任何讯息。“我担心,出事情,怎么办!”17日下午13:30,马经理抗不牢了,蹲守在小罗住处报了警。


他实在捉急,想冲进去看看。房门外上了锁,叫开锁公司把锁打开,推门,里面又栓牢……正一筹莫展之际,警察来了!


那天是东湖派出所杨警官出的警,他在现场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情景:

我们到了,先是敲门,敲半天没人应,哎,怕是出现意外了。当时很急的,那个马经理就一脚把门踹开了。



门打开了之后,进去是客厅,屋内一片漆黑,我边上有个辅警,打开了手电筒。因为害怕出现意外,我们很轻地走进去的,如果出现意外了,如果是命案的话,现场要保护的。


房子是普通农民房,单身公寓式构造,只有小伙一个人住。马经理打开客厅灯,发现小罗的卧室门半开着,竖起耳朵听,里面没有一点儿声响,我们轻轻走进卧室。


惊魂!只见小伙一动不动躺在床上,戴了个耳机。着急的马经理径直走向小伙的床,立刻用手推了他一下,没反应,又摇了十来秒,还是没反应。我们过去把耳机拿掉,也没反应,看看他有没有呼吸,额,呼吸倒是有的。 



似乎是感受到了动静,小伙突然吧唧坐了起来,着实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
小伙子揉着眼睛,茫然不知发生什么事情,他文质彬彬的,思维混沌,我叫经理去安抚了下他。后来我跟他聊了聊,听上去他身体不太好,平时睡觉睡得很沉……


我问他,为何连续两天不上班也不打招呼,他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就是在睡觉,不愿意透露详情。看到没有意外,我们就走了。


马经理在现场多呆了一会儿,问小罗,这两天在干嘛,小罗说哪都没去,就在睡觉。


又问:有没有吃药?小罗说没有。马经理不相信,想带他去医院去检查,但“他就不愿意去,我没勉强”。马经理“哎”一声叹息。


前天(19日),警方给记者看了当时的执法视频:几个人打着手电筒走进去找小罗,边走边议论“在不在呢?”“怎么黑不隆冬的”,来到小罗床边,手电筒照在他脸上良久。转而俯下身去看着小罗,又摇了摇他的脸……



小罗猛然醒来!蒙着眼睛,用略带娇嗔的语气说了句:“哎呦妈呀!吓死人了呀!”



事情过去好几天了,小罗的情况怎样、有没有回来上班、为什么那两天失联?前天(19日)下午,记者去超市找到小罗。


这家超市今年8月开业,装潢都是全新的。超市二楼,几个在整理水果的女员工都说,“小罗脾气也好,人品也好,踏实肯干……我就觉得他一个很好的男孩。”


有位小姐姐说,小罗挺节省的,走路上下班,“他每天跑回去自己煮点吃的……他单身啊,他还很小啊,才20岁。”


还有小姐姐认为,小罗不来上班,可能是因为和他同一批进超市上班的好朋友辞职了。


有同事说,他今天上班的,并把记者带到他工作的地方。小罗在食品一部,负责货物装卸、清点等工作。他正在清点一批货物,看起来,精神状态还不错。


正在工作的小罗。记者 罗传达 摄


小罗是贵州贵阳人,家里有个姐姐、有个弟弟,弟弟在读高中,他月薪3000元出头,偶尔会寄点钱回去。两年前,上海中专毕业后,进入上海物美超市实习、上班,今年3月调到杭州一家门店,6月调到现在这家店。


他确实蛮节省的,一天的消费维持在十几块钱,早上不吃饭,中饭偶尔吃,晚饭每天都吃,晚上6点准时吃,吃炒饭、面条,不够吃再加,基本上能吃饱。


白天,他很晚起床,睡到上班时间才起,“我身体已经适应了,也不是节省,也没有睡眠问题,一天至少睡十个小时,睡的时候不饿。”他说。


小罗的租房700元一个月,空调、卫生间都有,因为住得近,他从来都是走路去上班,10分钟路程。他每天下午1点半上班,晚上10点半下班,有时候加班到11点,最晚到11点半。


小罗说话时,总伴随着深呼吸,稚嫩的脸表现得很紧张——

我在上海的时候,还能往家里寄钱,到杭州办了张信用卡,就没再往家里面寄钱了,我一直在还钱、还钱……我没有去网络贷款,我把这些钱还完就好了。


现在还欠七八千块钱。因为我从信用卡里取钱出来,买了个三星手机,又往家里寄了两千多。家里比较穷,跟我要钱,爸妈虽然还能劳动,但赚得不多,我弟弟在读高中,需要钱。


我在上海是一个人,我来杭州也是一个人。有一天我姐跟我打电话,说她在三亚工资低,我叫她来这里一起上班,她来了,说这里工资也不高,又回老家了。我同学之前来这里上班,也走了,最后又是我一个人了。


来杭州后,我交过一个女朋友,就是这个店里的职工,因为我的性格分手了,我不太会说话,不会哄她开心,我就手机上聊天的时候会稍微好一点,实际在一起以后效果不好,相处了一个月,算是我的初恋。
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上班,我觉得是我自控能力的问题。我们经理特别好,和其他公司领导不一样。

这几天没来上班,经理有打电话给我,我没接,因为我特别想逃避一些东西,接电话有一种恐惧感,虽然也知道这样是不好的……而且接了,又能说啥呢?


(现在怎么愿意来上班?)我没有什么不让我来上班的理由,也没有能让我来上班的理由,哎,我在胡言乱语(笑)……如果这里不工作了,我就回家。我在外面不想家的,我出来没多久,那些比我年纪大更想家吧。


我问他,那你那两天都在睡觉吗?没上班的那两天。

他回答:“你猜。”


“猜不出来,说说吧。”

“你猜。”

  

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:都市快报(dskbdskb)

都市快报记者 罗传达 通讯员 周德峰

南都君获授权转载


南都君特选(戳下方标题)

服!父母是医生,10岁女孩每天放学自己买菜做饭等爸妈回家


普通员工年终奖100万!这个炫耀帖居然是真的!快来看!

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